Lokiの复活甲

漫威同人文写手 文笔沙雕 爱吃无脑小甜饼

贱虫/虫铁 今天也很喜欢你

1
“事实上今天也很太平,如果某个红色紧身衣男来过你房间的话!”
中年(划掉)总裁看起来很生气了,平时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难得有了愠色。
已经失去过一次小蜘蛛的斯塔克先生对这个高中生保护欲大大提高——不能说是保护欲吧,只是他有一种感觉随时会失去这个来之不易的小可爱的恐慌。他太缺乏安全感了,而让他恐慌的对象还是一个爱逞英雄的未成年!

托尼要求小彼得周末呆在复仇者大厦里,短信每四小时至少回他两次,至少两天见一次面,甚至不让他自己一个人去上学。
“斯塔克先生我感觉最后一个要求有些过头了……”少年可怜巴巴地望着他,一双漂亮的黑眼睛中满是期待他撤回。
oh老天就是这个眼神!托尼感觉自己不能再直视这双眼睛了,他已经快被彼得说服了,“可万一路上有坏人呢?”

遇到坏人我也打的过!拜托我又不是什么小孩子!!

这句话殊不知让彼得很是不满。
“可是斯塔克先生我相信自己能……”
“没有商量的余地。”托尼打断了他,转身离开时却是忍不住偷偷地笑了一下。
“哦……好吧,我会和内德一起上学的!”彼得叹了口气也没说什么。

定下不平等条约的原因也不过就是美国队长的一句无心之言。
“小家伙也到一定年纪了,像他这个岁数还没谈恋爱的男生可不多,说不定在上学路上都会有女生找他搭讪。”
我的kid永远只是我的kid,他……不会离开我的
吧。
说到底托尼对此也没多大信心。

“我还是感觉斯塔克先生他太敏感了,上学路上会遇到坏人什么的,根本不用担心啊。”
第二天上学路上,彼得有些郁闷地和内德胡扯。
“嗯我也那么觉得。”内德点点头以示赞同,“本来就没多少女生愿意和我搭讪,现在你连上学路上都要和我一块,我差不多没有脱单的可能了。”
“诶?说的好像你找不到女朋友怪我一样!”彼得对此有些不满,“我现在不也没女生和我搭讪嘛!”
“在这个问题上就不要多纠结了,根本原因还是因为我们现在都是屌丝啊,哎。话说斯塔克还给你定了哪些不平等条约?”
“嗯……让我想想,四个小时内至少回他两条短信,周末呆在他那里,至少两天见一次面。”
“天呐,感觉你就像是交了个女朋友一样!为了让自己心爱的男票只爱着自己而定下那么多条约。”
内德夸张地哇了一声,“那个总裁该不会真的对你有意思吧……”
“别瞎说!我确实挺……挺喜欢先生的。”小彼得说完这话才感觉到自己的脸烫得像梅姨早上给他准备的热牛奶一样,“可他说什么路上遇到坏人这种话就像把我当小孩子一样……”
“砰!”
枪声,隔壁那条街传来的。
紧接着是更多的枪声,震得彼得耳朵发慌。

“啊哦,坏人来了。”内德有种“蜘蛛侠就在我旁边我怕个毛线”的迷之安全感,“真是开光嘴啊。”
“你去学校!还有带上我的书包!”这边彼得已经穿上了蜘蛛战衣,拉着他的蛛丝飞去了对街。
“你是脱光了换上的吗?!额我是说,酷毙了兄弟!这件战衣很适合你!!”内德喊道。
“谢谢——这是斯塔克先生为我做的!”
依旧可以听到已经飞得远远的蜘蛛侠发出了喂狗粮的声音。

一个背着双刀、手执双枪的红色紧身衣男在小蜘蛛赶来的第二秒开枪差点爆了一个人的头。
差点就是蜘蛛侠在第一秒用蛛丝把那颗子弹粘回了他手里,成功拿到的子弹在手里还是高温,烫得彼得立刻甩掉了。
“嘿,你知道吗,杀人是不对的!”
“What the hell?!motherf**ker Who are you!!”
显然这个红衣男并不怎么友好。
蜘蛛侠皱着眉头分析现在的局面,他已经分不清该帮谁了。红衣男差点杀人,而另一方起码有五个人,也不像是警察,而且人手一把64式,怕十有八九是什么恐怖份子,“那个……额……有谁能告诉我你们谁是good guys吗?”
黑恶势力与黑恶势力的对决,怎么想一个再能力超凡的高中生也不该插手这件事。
“开什么玩笑?!蜘蛛侠来了!”
“所以蜘蛛侠来了你们就不开枪了吗?!!!”

“嘿!别对着我开枪啊!””蜘蛛侠跳到了死侍身边,边躲闪着密密麻麻的子弹边问道,“那你是坏人吗??”
“不能算是吧,不过……”死侍对蜘蛛侠的声音略有些意外,很明显这是来自一个未成年人的。
小孩子?是来这里欠艹的吗?不过感觉还挺可爱的。
“诶!那我也不能帮你了!”
开玩笑,哥要你帮?小朋友真是蠢得可爱啊。
“小孩子请把大人说的话听完再发言谢谢!”
“唔……好吧。不过什么?”
什么嘛连坏人都说我是小孩子,我已经快成年了!
“额……好像没有什么不过的,我就是个bad guys。”
啊这个人真是讨厌极了!!!绝对是一个坏蛋!
“那真的十分抱歉了!”
“嗯???”
死侍先生回过神来发现手里的两把枪已经在小朋友手里了,自己的双手还被奇怪的白色丝状粘液粘在了一起。
“嗯???”
“哦等等还有这些。”
现在刀也在他手里了。
死侍的视线在自己的手和蜘蛛侠的手中显得茫然了。
“嗯????!”
小蜘蛛心情舒畅多了。

我可不是什么小孩子!

也许是出于敬意,对面的炮火竟然停了。
“F**k!What the hell??小朋友,我警告你,现在,now,快还给哥!还有帮哥解开这团粘糊糊的东西!!”
“不……绝不!!还有我告诉你!我才不是什么……”

“Shut up please!你们还打吗???!”

“我看别了吧。”彼得打了个响指,警车的鸣笛声就已经准确地告诉了在场所有人,警察们已经封锁了这条街道。
“开火!”

2
“嘶……”
小蜘蛛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一间有些破烂的租房床上,床垫不算软,感觉就像是睡在地板上一样。
房间里没有多少家具,还有些昏暗。正对床的那面墙上订着许多人的照片,每张都带着深到墙中的裂痕,有张照片上插着的一把刀子解释了这点。
照片上的人很眼熟,哦对,是昨天一直喊“开枪开枪”的那人。应该是什么复仇对象吧,彼得心想。
他试着爬起来,但是腰上的疼痛让他不得已重新躺了下去。
他的头有些疼,还晕晕的,依稀可以记起来一些昏迷前的事,啊啊啊,红衣男把自己扑倒了,然后他听到了枪声,以及浓浓的血腥味。
彼得闻了闻自己的手臂,确实还有血的味道。嗯……经过一些简单的思索,他的大脑很快给了自己一个可怕的事实——有人帮自己洗过澡了!
羞愤的心情涌上心头,而他也注意到了更可怕的——
天呐!战衣!战衣不见了!!!
“呃啊啊啊啊啊啊!!”
战衣!!这是斯塔克先生为你做的战衣啊!天呐!昨天还没回先生消息!没去上学!也没回家!先生和梅姨现在肯定急疯了!!我要回去!还有战衣,战衣在哪儿……
一定就在这个破房子里!我要找出来……找出来……
他忍着疼下了床,甚至有些有点站不稳。
开什么玩笑!我蜘蛛侠怎么会受了点小伤都站不稳了??!
手机、手机呢??!!呃啊!在书包里!f**k!!
他感觉自己快要哭出来了,太难受了。
小彼得缩在墙角,他发现这个房间里隐蔽的地方藏有很多枪,他绝不可能在这个红衣男的监视下逃离这个地方。
斯塔克先生,快来找我……求你了……

“小朋友!哥帮你准备了早餐!昨天哥可是帮你挡了七发子弹哦,你打算怎么谢谢哥啊?”死侍刚进房间就看到这样的小蜘蛛,“哦我的小可怜,你成年了吗,你这副模样任谁看了都想犯罪。”
“闭嘴!把我的战衣还给我!!我要回去!”彼得的声音有些带着哭腔了,他意识到了这点,暗自咒骂自己的软弱。
“No,no,no,no,no,no.”死侍把小彼得重新摁回了床上,“我的小可怜,你现在还不能回去。”
“为什么??!你是谁!”小蜘蛛哭出来了,眼泪汪汪的大眼睛盯着死侍,像路边的小野猫遭人戏弄一般委屈。
“我是死侍。”
“为什么你现在还穿着这身紧身衣?”
“因为我毁容了。”
“我的战衣在哪儿!”
“隔壁床底下的箱子里。”
“为什么要救我?”
“……”
只有沉默,死侍先生看上去也在很认真地思考问题的答案,“你先出来吃早饭。”

是蛋包饭,可惜做的很丑,蛋皮破了一大块,导致用番茄酱在上面画的笑脸歪歪扭扭,像在哭一样。
小蜘蛛的心情更不好了。
“额……我听说这样子的早餐可以使人身心愉悦。”
“那也要看厨艺!斯塔克先生的蛋包饭都比你做得好。”嘴上那么说着,彼得还是吃了一大口,“嗯……好咸!”

而这边的斯塔克先生还没吃早饭,事实上他连公司都不去了。昨天他还以为彼得只是不小心忘了或者去参加什么派对,可是要求的短信彼得已经快24小时没有发了,学校也显示他没有出勤,而且他甚至没有回家!
刚才托尼去彼得家的时候梅姨也急疯了!悉心保养的脸蛋上出现了厚厚的黑眼圈,一看到他就像疯了一样紧紧抓住他的肩膀让他发誓绝对要找到彼得。

天呐kid一定是出什么事了!老天保佑!

“Friday给我调出昨天彼得上学路上的监控!现在立刻now!!”
“As your wish,boss.”
监控上发生的事无疑触动了钢铁侠的心弦,画面中出现的红色紧身衣男在为彼得挡枪之后抱走了他。
“死侍!!Friday宣布复仇者集结!目标**街XX号!”

“什么!!!彼得被绑架了?!对方是死侍?!!”
美队立刻严肃起来,“我已经让大家都赶过去了,大概五分钟就能到。”“我限你们三分钟之内!!”
托尼已经穿上战甲在目标地点疏散市名了。

在房间里吃蛋包饭的小蜘蛛对此还一无所知。他还在思考如何去隔壁房间取他的战衣逃出去。直到雷神和洛基的闪亮登场让地面破了一大块,发出了令人震惊的巨响,死侍才拉开窗帘,与彼得一起看到了这一幕。
斯塔克先生、美国队长、冬日战士、幻视、绯红女巫、雷神、洛基聚集在楼下,拥有着毁灭半个宇宙力量的他们就在楼下,而且看起来要破门而入了。
天呐,斯塔克先生来救我了!!

“死侍,切成块,送垃圾车。”托尼命令道。





占tag致歉_(:з」∠)_

其实Loki是故意做很难吃的东西给索尔的,看看索尔因爱而丧失味觉

其实本来还想弄个贾尼的。。。
但是老贾下厨肯定米其林三星级别啊
于是我觉得开个破烂车

(以下是钢铁侠1的真实对话,有删减)

Tony:嗷!啊啊啊呃啊!
Jar:Sir,你越乱动就越疼
Tony:轻点,我头一回这样……
Tnoy:嗷!嘿……嗯啊啊
小辣椒:What's going on?!
Tony:得了吧,比这更糟的场面你也见过(⁄ ⁄•⁄ω⁄•⁄ ⁄)

贾球超可爱语录:

和往常一样,观察您工作十分令人愉悦,Sir。

Sir,我还准备了一份安全简报以供您完全忽略。

终于看到您穿着衣服出现在电视上了,Sir。

Sir,我能提醒一下您已经72小时没有睡觉了吗?

(呵不要跟我说什么父子关系,我根本不会信的🌚)

我肥来啦!
想弄这个系列好久了。。。
所以时间线可能有点乱了
西班牙葡萄牙比玩了吗?(伪球迷)

祝他们早日结婚!!!

妇联大厦里的小日常1

注:星期五实体化(腹黑御姐设定)
cp预警:锤基 微盾冬

1
今天的洛基又扬言要拆了这座破大厦。

原因还是星期五发现的。
“冰箱里的草莓味小布丁少了五杯,我想,那是应该某位低龄伪神的。”

“区区蝼蚁竟然胆敢吃我的布丁!还有我1500岁了!你个低龄AI!”

“什么?!”星期五叉着腰不可置信地吐了口气,“我的老天……简直幼稚到无以复加。”

“好了,星期五,把附近的那几家甜品店买下来吧,免得他真拆了这里。”托尼一本正经地说道。

“不,Sir,根据您从来不会在意这位低龄伪神所说的话看来,我觉得你应该只是想吃甜甜圈。真是个不错的借口,不过,恕难从命,Sir。”

显然星期五是真的被气到了,她决定在果断拒绝之后再搞点事情来发泄一下。

“早上某蜘蛛告诉我您衣柜里的西装底下,藏有甜甜圈,我已经清理掉了。”

“……”

“Sir,检测到您的情绪现在起伏不定,这可能和吃了过多甜甜圈有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活该铁罐子。”洛基在旁边笑出了声。

“哦是吗,我相信以我的能力很快就可以把整个大厦里的布丁全找出来并且销毁掉。”
星期五看起来被气得不轻。

“你不过就是个AI!连蝼蚁都称不上!敢动我的东西?!”
小刀已经握在洛基手里了。

“oh我的老天……”托尼扶额,他真的担心自己的大厦会被拆掉。

“Bro!我给你带回来了布丁。”
随着玻璃碎掉的一声巨响,索尔提着一个甜品袋子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雷神!!那个象征自由的男人(划掉),来救场了!!托尼第一次毫不在意这种不仅浮夸还会盖过自己存在感的出场方式,甚至自动为索尔加了滤镜,现在的索尔在托尼眼里就像是救世主一般的存在。

“什么味的布丁?”
洛基收起了小刀,美滋滋地靠到自己葛格身边。

“李子味的。”

“……”洛基闭着眼睛长呼了一口气:
“你去跟隔壁的小胖子过日子吧,再您妈的见。”

然后洛基就这么一下子消失在了众人面前。大家在庆幸这货他妈终于走了的同时,也回想起了洛基是个法师的事实。

“星期五,帮我看看他去哪里了。”奇异博士从煎饼洞中传送了过来,“他是我的重点看护对象之一。”

“OK,让我看看……”星期五调动了一下太阳穴上的装置,“他去了附近的一家甜品店,买了大约50杯草莓味小布丁。oh,刷的还是sir的卡。”

“要我过去把他带回来吗?”奇异博士转头问身旁的索尔。

“感激不尽。”索尔思索了片刻,“用正常的方式……”
上次的经历神兄弟还记忆犹新。

“那个低龄伪神过会就会回来的。”星期五一脸笃定地说道。

“呃……那就算了,不有劳你了。”索尔顿了顿,委屈巴巴地问道,“所以我弟弟为什么要生我的气……”

“洛基喜欢吃草莓味布丁。”星期五整理了一下近期大厦内的监控回答道,“大厦内几乎所有的冰箱里都有他放的草莓布丁。”

“oh也许不应该这么说,毕竟存放金属的冰箱里很幸运地没有布丁在里面。”她补充道,“也许我应该在我的冰箱上面贴一张‘金属存放’的爱心小纸条他才明白不该在里面放布丁。”

“额……很抱歉了。”索尔挠挠头,“还有所以到底是谁拿了底迪的布丁呢。”

“我觉得我们不应该在这种事情上做过多的谈论……”沉默许久的托尼突然开口道。

“Sir,据我所知,您昨天很乖巧地没有吃甜甜圈,甚至别的甜食也没吃多少。”星期五又在调监控回放装置了,“存放布丁的那个冰箱离你的卧室很近,而且11点多有段监控被抹掉了,我却没有发现,而能做到这点的只有您。”

“那么真相只有一个……”

“Okay.Okay.Please stop this.”托尼做了个“停”的手势,打断了这个恼人的AI,“拜托星期五,我只吃了五杯布丁!一整天!我就只吃了这么五杯草莓小布丁!”

“呃……托尼其实你要吃甜食的话,我觉得我可以帮你。”奇异博士打破了沉默,“你懂的,我有时间宝石,可以让你无限量地吃甜食而不会增加血糖值。”

“我爱你。”托尼脱口而出。

“……”奇异博士打算继续沉默。

“Sir,检测到您的心跳过快。”星期五幸灾乐祸地汇报着数据,“其实我比较看好虫铁……”

“Wait!Wait!Emm,I mean,why我家底迪还没有回来!”索尔打破了尴尬地局面,他在托尼心中的伟岸形象又高大了不少。

“好好好,我来看看。”星期五满脸的不耐烦,不过在下一秒就转换成了欣喜,“oh瞧,我看到了什么!”

星期五将全息投影展现在中人面前:

洛基正在巴基——准确的来说应该是史蒂夫的房间中,只不过他看起来不在,而洛基在他房间中和巴基一起吃着布丁——用托尼的钱买的和索尔买给他的。

两人一起吃着一杯小布丁,还是糟心的李子味小布丁,并且一起看着 世界杯!!!

“梅西这个点球要进了!”巴基大喊着,情绪亢奋。

“冷静点小胖子,看我的。”洛基打了个响指,墨绿色的粉末在指间旋转,“嗯,你看。”

“没有进!!!天呐梅西失误了……”解说员和刚才的巴基一样的情态。

“啊无聊,额我的意思是——有魔法真方便。”巴基伸手把洛基手中的小布丁抢了过来,全部倒在了自己嘴里。

“What are you doing!”
美国队长、雷神同时冲进房间。

“吃布丁,看球赛,还有别的吗……”巴基如实答道,“哦还有作弊让阿根廷输掉。”他不满地向洛基翻了个白眼。

嗯……听起来没做什么。
可就是很不爽呢。
两个人吃着一杯小布丁,坐在同一个沙发上,看着一场球赛,一起欢呼喝彩(并没有)。
啊啊啊啊,真是让人心烦得很。
“Loki……”
“Bucky……”

“我在找你。”
两个超级英雄说道。

其实也没有多大事情。
大家都清楚这一点。
可超级英雄能够拯救世界,但是不可以容忍自己爱的人离开自己片刻与别人呆在一块。
如果洛基和巴基想试着触犯一条,那就等着腰疼到下个月吧。

来自Loki与Hela的合伙托梦2 洛基幼化系列!!

所有在这儿发生的一切,不过是你的一场梦。
而在梦里,我们永远在一起。

不,这不是梦,无论在哪里,我们都将永远在一起。

I promise you,the sun will shine on us again.

No,bro.The sun will shine on us forever.

无限之战后,洛基因为灵魂有缺损,变成了孩童时期的样子,记忆破损严重,海拉没法把这样的小洛基送出冥界,暂时修养在她家冥界。
3.
来到“阿斯加德”的第三天半夜,对于醒来发现没有变成青蛙的索尔松了一口气。
但是雷神一般不会在半夜醒来,原因是他感觉床边凉凉的,在炎热的夏天,身旁就像是一个全自动空调,舒适的温度让大脑依旧混乱的索尔感觉仍是在复仇者大厦中。
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身边传来轻轻的几声呓语。
就算是在梦中也五感敏锐的雷神,很轻易地就捕捉到了这来自孩童的呓语声。
索尔掀开身边的被子,果然,是小洛基爬到自己床上了。
小洛基侧着身子蜷缩成一团,紧紧拽着被子,额头上还冒着一点点冷汗,无法不使人怜爱。
据说没有安全感的人都会那么睡觉的。
索尔也是。
他在洛基被灭霸掐“死”后,能够拉动一个星球的引擎,敢接下灭霸的拳头,却唯独惧怕每天早晨醒来,身边空无一人。
所以在这里,索尔真的很想和小洛基一起睡,但是海拉不让。而很不幸的,索尔打不过自己的大姐。
他为小洛基盖好被子,把小洛基翻起来一半的白睡袍理好,再亲了一口他白净的小脸,才躺了下去,从背后轻轻抱住了小洛基。
索尔把脸埋在小洛基的卷发中,可以闻到他身上淡淡的书香味与药水味,甚至还能够听到小洛基软软的呼吸声。

就像在中庭吸猫一样,无法不令人上瘾。

索尔那么想着,他听见了来自成年洛基的声音——
“ll be back,bro.”

“Loki……”

小洛基听到了枕边的啜泣声,与全部抹在自己卷发上的鼻涕和泪。连他自己都意外,竟没有一把推开蠢哥哥。

“抱歉,哥哥。”小洛基转身抱住了雷神,“无论你在难过什么,一切都会过去的,黎明终将到来。”

是啊,你答应过我的。不要……不要再骗我了。

(宫殿外)“Loki……欢迎回来。”海拉坐在台阶上,夜色衬着她的黑色战服,偌大宫殿,只有她一人淹没在这夜色之中。
她抬头望着星空,那是九界中最贴近洛基眼睛的颜色了,遥远而又绚烂。
海拉在没有见到洛基的夜晚,一直都是一个人看一晚上的星空,直到太阳又重新升起,让她想起洛基那句承诺:
“The sun will shine on us again.”
她甚至都没有在最后来到洛基身边,她所能做的,只有将小洛基的灵魂安养在这里。

海拉也曾迷茫过,可惜没有人会像索尔那样一次又一次再自己救赎。

“我只有你,Loki。”

索尔抱着小洛基,那么想着。
海拉在一颗流星陨落时,那么想着。

4.
“我想吃小布丁……”小洛基的小手手紧紧抓着索尔的衣角,可怜巴巴地望着索尔的眼睛。
“我想这里可没有小布丁,我的弟弟。”索尔蹲下来摸摸他的头,轻而又轻,发型一点没乱。
“那我是在哪里吃到过小布丁的呢。”
“……”索尔沉默了,他不擅长撒谎,“中庭。”他如实答道。
啊真是该死,是自己在中庭带着弟弟吃布丁的,甚至从来没想到他会那么爱吃,索尔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哥哥,我去过中庭?”小洛基看上去很难受,“为什么我不记得了?我忘了很多事,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过。”
洛基从小记忆力超好,过目不忘。这是心大健忘的索尔最佩服的。
“洛基,我的弟弟?”海拉冲了过来了,“是不是你哥又欺负你了???”
“不,不是的,姐姐。”小洛基揉揉眼睛,试图把刚才快要流出的眼泪擦干净。
“我想,我只是忘了些事……”
“以及,我想吃小布丁,要李子味的。”
“我去中庭买,你等着。”海拉留下一句话,就瞬移离开了。

索尔本来犹豫了好久,打算暂时离开小洛基一会去中庭买李子小布丁,但是他发现,这个“阿斯加德”没有彩虹桥,海姆达尔不在这里。

准确的来说,所有人都不在这里,这是个空城。

“这是哪里?”

“阿斯加德,哥哥。”
“我变得一无所有的起点。”

作者的垃圾话:开始走剧情了,下一章小甜饼好了。嘻嘻

来自Loki和Hela合伙的托梦 小甜饼!请放心食用

“欢迎回来。”
一个端庄而又甜美的声音似空冥中传来。
哪里,这是哪里……
索尔只感觉浑身无力,连睁开眼睛都难以做到。
不过当周围开始清晰起来时,映入眼帘的是一脸慈爱望着自己的父母,与躲在弗丽嘉身后的……年幼时的洛基?
“欢迎回来。”
这句是阿斯加德的王——奥丁说的。
“哥哥。”小洛基走向索尔,“你离开了好久。”
“……”索尔睁大了双眼看着这一切,周围的欧式复古建筑是那么熟悉。
“哥哥?”小洛基拉拉索尔的衣角,他能很清楚地感受到小洛基凉凉的双手。
“哟回来了?可真是个不着家的坏弟弟呢。”海拉还是那傲慢的样子,不过……分外的亲切。

“这是哪里?”只觉得头疼的快要撕裂开来,索尔仿佛是用尽全部力气说的,不过答案很清楚,阿斯加德。
“哥哥这里是阿斯加德。”小洛基用他甜甜的嗓音回答道。
“欢迎回来。”海拉、弗丽嘉、奥丁和洛基齐声道。

重回阿斯加德

1.
索尔在宫殿中发现了一条蛇,正灵活的四处游动,黑乎乎的大眼睛中带着一点绿色,发现索尔了却不慌张逃走。
这里怎么可能会有蛇。
索尔汗颜,却还是装作没有识破的样子想要去抱。
“嘿是我,哥哥!!”蛇变成了小洛基,索尔已经做好被捅的准备了,意料之外地,没有,没有小刀刺进肾中,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大大的拥抱。
索尔在惊喜之余,对此感到十分讶异。
他本来以为,是时间宝石一类的东西,让他来到一千五百年前,但本该发生的事却出现了一点小差错。
是自己记错了吗?
不,不会的,索尔对此十分确定,他从来——至少他认为,他从未记错任何和洛基有关的事。
不过,主要的还是欣喜,洛基主动抱了他,天!
索尔因这个奇怪的阿斯加德反应慢了半拍。
洛基主动抱了自己!!!!
这个小傲娇!主动抱了他!!
天呐,如果这是个梦,简直太美好了!
“哥哥?”洛基踮起脚抬头看他,“哥哥怎么了?总喜欢发呆。”
“Loki……”索尔笑着,轻而易举地举起刚到他腰这里的小洛基,“不是在发呆,我是在高兴。Loki的化形术又进步了不少。”
“哥哥!”被举高高的小洛基露出了索尔很少见到的,那天真无邪的笑容。
(Thor离开后)
“按照剧本走OK?你刚刚应该刀他的。”海拉用手指指着小洛基的额头,嗔怪道。小洛基低下头,看上去委屈巴巴的,什么都没说。
“怎么?心疼你哥哥?”海拉最见不得这样的洛基,“好好好,不刀就不刀,剧情还是流畅的,乖啊。”
“嗯!”小洛基满意地笑了。
“哦我的老天……你这样我完全不想把你变回去。”海拉在小洛基的额头上留下一个深深的吻,“你要是我的亲弟弟就好了。”

2.
重回阿斯加德的第二天,索尔在早晨醒来时就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直到自己睁开眼睛,看见自己的手变成了绿色——一只青蛙的手。
也不能那么说吧,索尔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了一只青蛙,因为他的房间看起来大得离谱,就像侏儒跑到了巨人的世界。
哦不……
这简直是索尔对洛基所有恶作剧中,最不敢回想的一次了。
这太糟了。
这种很糟糕的感觉只持续到了小洛基跑到他身边,朝他满足地笑起来为止。
“哈哈哈哈,哥哥瞧瞧你!”小洛基对他这个恶作剧显然满意极了。
“……”索尔想要开口,但知道自己只能发出“呱”的一声,为了使自己看起来没那么可笑,他决定不回应小洛基。

奥丁正巧路过,“我的孩子,你在笑什么呢?”
真糟,小洛基忘了关门。
索尔看见小洛基惊恐地瞪大了他那双绿眼睛。
小洛基移了移身子,想要挡住后面的青蛙索尔。
“孩子,让开。”奥丁开始严肃起来。
“不……”小洛基带着些哭腔了。
哦不……索尔正尝试着自己解开魔咒,但是很不巧的,他发现他的魔力同年幼的洛基相差很多。
“让开!”奥丁生气了。
小洛基眼泪汪汪地让开了,他很清楚地知道把自己的哥哥变成青蛙,奥丁会如何发火。
但是他身后什么都没有,奥丁一脸疑惑地离开了。
“哥哥?”小洛基轻轻道。回应他的是来自床底下的一声“呱”。
“哈哈哈哈哈,哥哥你这样可笑透了!”小洛基破涕为笑。
索尔也不想呱的,但他想让小洛基看上去没那么难过。

“孩子们?我进来啦。”弗丽嘉走进房间,看见小洛基对着一只青蛙哈哈大笑,脸上却还挂着一点泪痕——不易察觉,但瞒不过弗丽嘉。
当然,弗丽嘉也发现那只青蛙就是索尔。
弗丽嘉解开了他身上的魔咒,索尔一下子变回了原样趴在地板上。
噗嗤,小洛基强忍着笑意。
但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Loki?这是你干的对吧。”弗丽嘉皱着眉头。
小洛基垂下了脑袋,抿着嘴巴点点头。
“被奥丁看到了?”弗丽嘉看上去更生气了。
“嗯……”小洛基又点点头,泪花又在大眼睛中打转。
“很好。”弗丽嘉摸摸小洛基的脑袋,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一个吻,“不哭了,Loki,我去找奥丁。”

“呱。”
兄弟两个听到隔壁房间传来的一声青蛙叫,以及弗丽嘉温柔的声音:
“天黑前敢变回去我就卖光你的土鳖金项链。”
“呱!!!”

第一章end
私设的弟控Hela以及团宠Loki!
严重OOC(现在预警好像没什么用了)
(赞破500我画弟控Hela!)

无脑小甜饼 锤基+盾冬

1.Loki玩刺客法师多年,唯一捅到的人是自己的哥哥。

2.美队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而在他心里最正确的是巴基。(想歪的去面壁吧)

3.“不会是因为那个女人吧?”
“吼还真是。”
“我去杀了她。”🙂

4.“你花了三块钱,就为给一个红发姑娘赢一只熊,她叫什么来着……多洛莉丝,你叫她多多。”🙂

5.“你永远成不了阿斯加德的王(但你永远是阿斯加德的王后)。”

6.“我永远不会背叛我的国家(除非是为了巴基。)”

7.(1500年前)
小洛基在看书,超认真的那种,小索尔本来是很兴奋地挨着洛基,硬是要一起看,看着看着就靠在小洛基的肩膀上睡着了…
小索尔的口水滴在小洛基的衣服上。

“Loki?你的书拿反了。”路过的弗丽嘉笑道。

弗丽嘉走后,小洛基放下书,红着脸偷偷亲了一口小索尔。
小索尔没有睡着。

这一定是全世界最可爱的底迪,他心想。

8.(70年前)
“小豆芽菜。”巴基敲了敲史蒂乎的脑袋。
“……”史蒂乎抬头望着吧唧,眨巴了一下大眼睛。

这个人,我定是要护一辈子的。

(now)
“……”巴基抬头望着史蒂乎。mmp。
史蒂乎脑补了吧唧眨巴大眼睛的画面。

我保护不了你的从前,那你的未来,我绝不允许你受到任何伤害。

9.(灭霸走后)
海拉重重拍了了下正在为底迪哀悼哭泣的索尔,“你好我叫死亡之神,Loki现在很好。”
“但是我亲爱的小Loki在我家玩的很开心,所以我不还想还回来。”海拉居高临下地俯视着索尔。
“Surprise!!欧尼酱!!”洛基从海拉身后出来,扑向索尔,在他的耳边低语,“那个抱抱我先还给你。”
索尔能感觉到洛基脸上的一丝咸味。这并非是单纯的美好团聚。

“时间到了Loki,你的魂魄已经离体了,纵然是我也救不了你,但是你心中执念尚在,无法安息,那就在我的冥界好好呆着吧,索尔,有空来玩。”
海拉向索尔招招手,两人便消散了。

索尔猛地睁开眼睛,他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苦笑,“真的只是个梦啊……”
他感觉他的左手正紧紧握着什么东西,是一张纸条。
“我会回来的。”
上面写着。

10.史蒂夫把巴基的灰小心地放在一个盒子里,一粒灰都没有漏。
“早安吧唧。”
“早点睡吧唧。”
“吧唧,我帮你买了李子。”
“吧唧今天是我生日。”
“哈哈对哦,百岁老人还要过什么生日。”
“吧唧,你闺蜜给索尔托梦了哦,你什么时候也给我托一个呀?”
“我好累啊吧唧,但是美国队长不应该累的。”

“巴基,我本来以为我可以保护你的,对不起……”

恍惚间的那个小巷,阳光撒进来,周围是欧式复古的建筑,而巴基就在他面前。
“我要护你一辈子。”

早就忘了这句话是谁的承诺。
不管是谁的,这都仅仅只是一个承诺。

对不起呀,就算我们一同经历了那么多,也没办法像童话里那样有个美好些的结局。

我不要当什么美国队长,我不要拯救什么世界,我只要你站在我面前用你的振金手臂狠狠打一拳,打死最好。

作者的垃圾话:垃圾漫威十年磨一剑,就为捅我一刀。漫威是我一整个童年,讲真的,我接受不了,我可能会因为复联抑郁……

Hela与底迪の六一儿童节
被自己的底迪虐到了!!嘻嘻
私设的弟控Hela!(只对Loki弟控)

文末
Loki终于想起了被大姐武力值支配的恐惧并表示去和胖闺蜜逛街了